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一言堂>正文內容
  • 知乎找北:試錯之路跌跌撞撞 未來何去何從?
  • 2018年12月27日來源:中國企業家

提要:知乎官方表示,裁員傳聞不實,是公司正常人員調整和結構優化。通常互聯網公司年底員工“末位淘汰”最大值為8%~10%,知乎當下的“優化”比例顯然已超出了正常范圍。

對于絕大多數知乎員工來說,2018年歲末的裁員來得頗為蹊蹺。

最早從12月10日開始,網上即有傳言稱知乎正在大規模裁員,裁員比例高達20%,涉及業務全線。雖然確切離職人數一直未知,但記者從內部了解到,至少從各部門微信群統計來看,知乎員工總數已從1500多人減少了近200人。

對此,知乎官方表示,裁員傳聞不實,是公司正常人員調整和結構優化。通常互聯網公司年底員工“末位淘汰”最大值為8%~10%,知乎當下的“優化”比例顯然已超出了正常范圍。

目前,知乎裁員波及到的部門包括技術、產品、市場、短視頻等等,商業化團隊則是此次裁員的重災區。從2017年年初知乎正式啟動商業化以來,團隊持續膨脹,裁員前已超過了400人,其中包括不少應屆畢業生和試用期人員。據離職員工透露,商業化團隊裁員比例超過20%,新晉人員是首先被“優化”的對象。

近日,京東、美團、斗魚等公司先后傳出過裁員傳聞,但知乎的裁員還是令人感到意外。表面看來,知乎的境況并不如其他公司那么窘迫:2018年,一級市場資金吃緊,大量公司被迫赴港、赴美“流血上市”;而在這樣的環境下,知乎仍然在8月初拿到了2.7億美元的E輪融資。

外界的另一種猜測是,裁員或與11月底剛剛上任的CFO孫偉有關。孫偉曾任進口母嬰品牌特賣平臺蜜芽合伙人兼CFO,有10年的頂尖跨國投行工作經驗。在孫偉到來之前,知乎并未設立過CFO一職。孫偉的上任結合知乎剛剛獲得的E輪融資,有人認為裁員或許意味著知乎即將上市。

不過,記者從知乎內部了解到,知乎應暫無上市計劃,而且未來很可能會增加一輪Pre-IPO融資。

據券商專業人士分析,通常公司在IPO之前,很少進行裁員動作。未來在二級市場中,知乎很可能被歸為知識教育類企業,這類企業的靜態市盈率不是關鍵,投資者更需要看到它未來盈利的增長空間。知乎如果急于上市,更需要擴張業務,而不是節約成本。

知乎的部門裁撤與新業務探索仍在同時進行。據界面報道,短視頻是被精簡的業務部門之一,原本五六十人的團隊被裁掉了一半,剩下的人與社區其他產品團隊合并。但據記者了解,知乎在收縮短視頻人員的同時,也剛剛開始針對少量種子用戶內測一款名為“即影”的短視頻APP。即影關注社交,鼓勵用戶在微信上分享,創始人周源也經常在這上面刷臉。

綜合各方消息來看,知乎的此次調整應該更多是業務、陣線、人員的精簡和重構。自2016年宣布商業化以來,知乎變局頗多,如今已到了一個階段性總結、重新優化產品結構及營收模式的時刻。面向未來,知乎何去何從?

商業化提速

2016年前,知乎一直沿著“慢公司”的節奏有條不紊地行進。周源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多次提到,知乎是一次長跑,希望團隊能夠耐心地服務于核心用戶。

周源經常用城市建設的思維去思考知乎的模式。他很喜歡一本名為《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的書,作者簡·雅各布斯反對美國戰后攤大餅式的城市擴張,提出城市的本質和活力在于其多樣性。對于規模擴張,周源一直極端謹慎。八年來,知乎的發展從群落、社區,一步步走向“城市”,直至今天變成一個眾聲喧嘩、難以一言蔽之的平臺。

2012年年底,堅持了兩年邀請制的知乎開始呈現疲態,周源把知乎比作“一個人口基數停止增長的城市”。2013年3月,知乎開放注冊。不到一年時間,注冊用戶從40萬增長到了400萬,蕪雜之聲隨之涌入。

2014年,開始有大V因不友善的討論環境離開知乎。周源將這時的知乎形容為雅各布斯書中“人口從700萬增長到900萬的紐約復興時期”,此時城市繁榮的前提是基礎設施的完善。

2016年,當周源仍專注于改善社區基礎設施時,戰場突然改變,外敵殺入。知識付費成為風口,眾多玩家涌入賽道,作為理所當然的“知識”領域代表,知乎沒有理由讓渡主權。

2016年愚人節,知乎的新功能“值乎”上線,用戶分享一條有價值的信息到朋友圈,關鍵部分被打碼,用戶可以通過付費閱讀完整信息。在值乎的官方視頻里,周源露臉:“很多人老是問我們怎么商業化,我很煩。于是我就帶著一個團隊做了一個商業化的東西,不就賺錢嗎。”

這個看似愚人節的玩笑,就此開啟了知乎的商業化寶盒。這一年,知乎推出了曾堅持不肯開放的機構賬號,上線了知乎Live、書店。

2016年,處于探索階段的商業化采取的還是獨家代理模式。2017年7月,知乎正式組建了商業化團隊,一年時間,團隊就擴張到超過400人,并同時配備了獨立的產品、技術、研發、策劃、銷售部門。除了為品牌制作原生廣告、搭建場景、設計線下活動,后來進化為流媒體廣告外,知乎還給予了品牌一些特殊工具,如“品牌提問”、“親自答”等。效果立竿見影,2017年知乎商業化收入達到了2016年的5倍。

知乎的商業化動作迅速得到了資本的認可。2017年1月,知乎獲得了來自今日資本領投的1億美元D輪融資,估值10億美元,邁入了獨角獸的行列。

2017年年底,周源第一次在烏鎮互聯網大會上現身,并被邀請參加馬化騰組織的豪華飯局,周源正式躋身互聯網最強權勢圈層。

2018年上半年,知乎商業化收入已經超過了2017年全年。這樣的成績,自然令金主們喜笑顏開,E輪融資也便水到渠成。

根據知乎官方公布的最新數據,截至2018年11月底,知乎用戶數已突破2.2億,同比增長102%。另外,2018年上半年,知乎商業廣告營收額相比上年同期增長340%,知識服務產品“知乎大學”提供了超過15000個知識服務產品,付費人次達到600萬。

從社區到廣場

與知乎趕潮一般的商業化進程并行的,是知乎接上日進斗金的地氣后,社區氣質變化引發的用戶爭議。

2016年后,許多知乎老用戶感受到了明顯不適。“草根”用戶大量涌入后,娛樂化內容注水,信息流中加入了過多廣告,渠道下沉意圖明顯。

一位參與過知乎早期社區運營的員工回憶:早年間知乎內部曾有意識地控制兩性問答的內容。雖然兩性是最熱門的大眾話題,但“這是一個容易水化的領域”。對此,知乎團隊親自操刀撰寫過優質的兩性問答,用來引導用戶創作。而當下的知乎,這種堅持已不復存在。首頁推薦話題中經常出現“有一個XX樣的女朋友是怎樣的體驗”、“你見過最渣的渣男有多渣”等內容。

在構成上,知乎來自二三線城市的用戶明顯增多,年輕用戶占比提高,原本的社區氛圍被稀釋,同時混雜了許多急于從知乎攫取流量和影響力的用戶。知乎從一個小眾的討論社區,進入到了人聲鼎沸的廣場,真正成為了“全民化”的知乎。

啟明創投主管合伙人甘劍平在很早就投資了知乎。那時,他沒有料到知乎今日的體量。“當時,投委會討論最大的問題是:知乎能做到100萬DAU,還是1000萬DAU?”在甘劍平看來,當一家公司用戶量級足夠大、覆蓋范圍足夠廣、被用戶歡迎也被政府關注時,運營商業化或者從社區走向平臺,就成為一個必然選擇。

當下的知乎,囊括了許多熱門產品的模式:如果把知乎看做一個知識付費平臺,分答、得到、喜馬拉雅是它的競爭對手;同時,知乎也可以被看做內容搜索和分發平臺,它有著百度和今日頭條的影子;如果瀏覽知乎的每日推薦,它似乎從微博的娛樂化思維中學到了不少招數;如果把知乎看做內容電商的導流入口,它又可以成為另一家“什么值得買”和小紅書。

有趣的是,盡管知乎有這么多產品的影子,它卻并不與其中任何一家形成直接的競爭關系。其秘訣在于:知乎多年在運營內容社區中積累的經驗、構筑起的護城河和差異化,足夠它自由地多摸索一段時間。況且目前的2.2億用戶,也還不會到達知乎的天花板。

在知乎最早期投資人、創新工場管理合伙人汪華看來,目前接受過相當教育的中國城市人口已達5億,而這些人向上的工具化的需求并未得到充分滿足。不同于抖音、微博等互聯網平臺對下沉人口紅利和娛樂化的追求,知乎選擇的是看似冷門、實則需要時間去觸發的大市場,紅利被延后。

仍在路上

知乎也曾經歷過一次來自今日頭條的挑戰。

2017年8月,今日頭條旗下問答產品“悟空問答”被曝高價挖角知乎300名大V。2017年11月,悟空問答進一步放出消息,2018年將拿出10億元用來補貼答主。

對于悟空問答的直接挑釁,知乎并未在商業策略上給予針鋒相對的回應。當時間進入2018年7月,不僅悟空問答放言投入的10億元未見蹤影,產品本身也被曝出與“微頭條”合并、被戰略性放棄的消息。這場曾轟動一時的挖角大戰,以知乎“躺贏”告終。

是抖音的崛起改變了今日頭條的既定戰略嗎?仔細分析,并非這么簡單。據曾經被悟空問答挖角的某知乎大V透露,頭條給大V們開出的條件像是一份勞務合同,其中規定稿費500元一篇、單月封頂1萬元,并對回答字數、更新間隔期、每月保底篇數等提出了嚴格要求。

多年來,知乎的發展不溫不火,幾乎從未給予創作者任何補貼。但從悟空問答的潰敗中不難發現,知乎對于大V們的吸引力,以及它獨特的社區運營策略,并非簡單的金錢攻勢可以取代。

為什么人們要花費時間精力去認真回答一個問題?一位知乎社區運營員工表示,大V們除了希望構建個人權威、打造品牌、拓展關系,將隱性利益轉化為顯性利益之外,更重視人與人之間的關系,這樣才能激發出高質量的回答。“在知乎上,關系與內容是相輔相成的。”

對于UGC的激勵,無外乎利益激勵和榮譽激勵。某個領域的專家,更能打動他們的,大概率是榮譽激勵、與高手過招的機會以及隱形的特權,比如更多的曝光機會、自定義權利、個人推廣等等。

而以上這些,都需要花費時間和精力去對社區的氛圍、環境、話題篩選和推送做出構建。比如如何反暴力、反灌水,如何推動用戶自治,類似這樣的社區運營經驗,知乎可以說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方法論。

那么,憑借多年積累打造的護城河,知乎會出于商業目的,不在意將它們悉數毀棄嗎?

記者接觸到的某知乎內部員工曾與周源有過交流。他認為,周源對于如何處理知乎目前龐大的用戶群,如何使用新技術將用戶更為有效地分層,也存在困惑。算法推送似乎是一個較為直接的模式,2017年周源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雜志采訪時坦承,效果并沒有達到理想狀態,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2017年,周源花了半年多時間,挖來了原百度NLP(自然語言處理)專家李大任出任知乎技術副總裁,希望后者首先著力解決的就是用戶更有效的分層和推送問題。

啟動商業化以來,知乎90%以上的營收來自廣告,知識付費產品還沒有創造出規模效益。對此,長期從事互聯網研究的天奇阿米巴基金投資合伙人魏武揮認為,目前知識付費平臺多靠微商推動,復購率很低,喜馬拉雅嘗試三年,每年仍需重復投入營銷成本,知乎在微商上動作不多,大概覺得這一模式不太適合自己。

“知識付費很像出書,過去出版社不會付給作者高于20%的版稅,知識付費分成則可以達到50%。而且書無論如何不會賣到200元一本,但線上賣199元的課多的是。從這個角度看,知識付費還可以做很多年。”魏武揮表示。

在早前的一次采訪中,周源說,知乎過去和現在都在做正確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做容易的事的APP都慢慢消失了,而做難的事的APP永遠有一席之地。記者 李原

?



責任編輯:周錦秀
相關新聞更多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91y街机捕鱼下载 棋牌大圣捕鱼 885 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表 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11选5开奖走势 时时彩不贪心每天赢200 足球竞彩网推荐预测 吉林时时规则 广东彩票app下载 网上群里彩票跟计划 pk10开奖记录最快最好 广东11选5开奖li 今天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爱彩乐 十五选五预测推荐 2019开奖历史记录查询结果 上海时时奖结果查询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棋牌大圣捕鱼 885 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表 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11选5开奖走势 时时彩不贪心每天赢200 足球竞彩网推荐预测 吉林时时规则 广东彩票app下载 网上群里彩票跟计划 pk10开奖记录最快最好 广东11选5开奖li 今天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爱彩乐 十五选五预测推荐 2019开奖历史记录查询结果 上海时时奖结果查询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